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苏米亚战歌】(第四章)(10)【作者:indainoyakou】
【苏米亚战歌】(第四章)(10)【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64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苏米亚战歌》第四章「俄土战争」#10

  神圣俄罗斯帝国,苏米亚皇亲领,新第聂伯沃斯基。

  苏米亚返回基辅的第二个夜晚,卓娅手边的委託还处於搁置状态,国境守备队就传来疑似秘密涉外局的消息。

  时值深夜二十三时,为了十多位部下牺牲一事心情郁闷的苏米亚正抱着希莉亚与两名新血,伊吕娜将讯息带给值门班的米夏,改由米夏入房。

  在床上力求精疲力竭的苏米亚正香汗淋漓地压着年轻骑士薇莉卡,薇莉卡那看似初脱处女的肉穴衔着一道扭曲的红流,叫声略微尖锐,但这一切全然比不上米夏眼中对主人那过盛的精力所产生的崇拜。尽管主人从半个小时前就不间断地操着三位骑士,那根凶狠的肉棒依然像是要捣毁什么似地猛然抽插。就连身经百战的希莉亚都在一旁喘着气争取休息时间,两个新来的菜鸟大概会永生难忘吧。
  米夏犹豫着是否该上前报告,因为主人的模样看起来就快要高潮了,或许再等几分钟吧。如此盘算着,米夏便将消息暂放於脑海一隅,转而拿起水与毛巾来到希莉亚身边。希莉亚对米夏露出带有倦意的一笑,稍后两人身旁的薇莉卡就迸出更加刺耳的呻吟。

  「主人……好痛!好痛啊!求求您别那么用……力呜!呜呃!呃!我不行……不行了!这次……这次真的不行了!」

  淫叫内容属於经典款,然而搭配那张必死的表情便知薇莉卡是真的承受不了,希莉亚与米夏登时依循经验法则做出应对措施──垫了三层浴巾到薇莉卡小巧翘挺的屁股下。只见那尚未被开启过而皱折含蓄的屁眼僵硬地收缩,随着薇莉卡认真的哀鸣越发颤动,最终在几道几乎被抽插声盖过去的水屁声中迎来羞耻的失禁。
  「不要、不要啦……!主人……!呜……啊啊!」

  米夏脸在主人那持续摆动的屁股后方,对薇莉卡喷於浴巾上的秽物送了张鬼脸。希莉亚无声笑了笑,又抓了盒湿巾过来待命。其实她和米夏一样不喜欢处理这种事,如果是主人的东西也就算了,没兴趣的女人排出的废物当然是引不起她的兴趣。不过既然主人一时兴起搞到这个地步,也只能乖乖收拾善后。

  「主人……!主人……!」

  ……替别的女人清理还要忍受她在一旁被主人奸淫,说实话不太爽就是了。
  米夏见希莉亚醋罈子悄悄地冒了出来,於是把她赶上床,自己接下善后工作。
  距薇莉卡失禁高潮后又过了近十分钟,苏米亚总算是伴随着射精暂时停下动作。由於米夏在床尾不断清洁,室内气味并未受到太严重的干扰,苏米亚那贴於薇莉卡香肩的鼻子也就能满足地换着气。

  破瓜之痛加上如此粗暴的交合使薇莉卡掉下不少眼泪,当主人休息完毕并将热烫的肉棒抽出她体外,瞬间的解放感又一次刺激她排出热尿。

  苏米亚起身没几秒再度扑向一旁,年方十九的年轻骑士克拉拉见状,虽然对同伴的下场感到害怕,仍在团长大人的暗示下扬起有些逞强的魅笑。十几分钟前她才被主人破瓜,然而此刻的主人和方才截然不同,几乎没了温柔,只剩不可理喻的狂野。

 就这么张开大腿的话肯定会沦落至小薇的下场──不安中夹杂着些许期待的
  克拉拉如是想,紧接着阴道传出一阵稍微超出想像的撕裂感。主人开始全神贯注地干她。

  米夏权衡过情报的急迫性与主人的情况,决定还是静待主人主动问起。她已多次出现在主人眼角余光里,既然主人并未停下来要她发言,想必此刻心情仍是非常混乱吧。

  十五分钟后,很努力避免失神与失禁的克拉拉终於浑身颤抖地下了床,还没踏入浴室就先广泛地弄髒了地毯,希莉亚扶着她进入浴室就是一阵训话。苏米亚一脸仍不满足地坐於床缘,薇莉卡小心谨慎地替主人擦汗。米夏趁主人休息的时机呈上报告。

  「主人,事关秘密涉外局──」

  ──西方国境来了四名宛若劫后余生的青斗篷女子,捎来的讯息乃是「请求南方军立刻派遣部队进入布拉提斯拉瓦」。

  除此之外,没有更多内容了。

  详细全然不明,理所当然无法动摇在乌克兰境内呈防禦态势的八万守军。
  纵使苏米亚觉得事情不对劲,也没办法仅凭这些情报就调军,安排四位疑似秘密涉外局的女子於明晨来到基辅后,她便继续让自己疲累至入睡。

  然而,毫无根据的预感在凌晨二时许化为来自明斯克的热线,来电者乃是蒂娜皇亲。

  「二姨殿下,母亲大人适才已调两支机械化步兵旅朝布拉提斯拉瓦前进,您可否即刻安排部队入斯洛伐克以保护我军?」

  「皇姊她是根据什么理由派兵?」

  「这个……」

  「快说。」

  「是……求援!来自俄罗斯正教会与……」

  「与?」

  「……与教廷!」

 阿斯特拉罕第二军驻西乌第一三九师团各部在天明前陆续开赴斯洛伐克国境
  ,军队还没进入斯洛伐克,参谋部的琵雅上尉已为加开一条支线的战情室带来三条通往布拉提斯拉瓦的路线,显然南方军开战之初未对斯洛伐克用兵一事曾让上尉小小地失落过。

  现在的斯洛伐克气焰已没波兰力抗俄罗斯时嚣张,当捷克宣佈退出战事后,更是主动唤回在德意志境内参与作战的部队。本次遭遇俄军两支部队入侵,布拉提斯拉瓦当局亦下令部队按兵不动──其实罗马尼亚大军就压在南境,她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在和明斯克与基辅通过话之后,当局更是下达默许俄军行动的命令。

  救援部队照琵雅排定的路线深入斯洛伐克之际,四名狼狈不堪且浑身血腥味的青斗篷女子抵达了新第聂伯沃斯基。其中并没有法茵娜的身影。

  为首的女子晃着破烂而焦黑的斗篷,在骑士们戒备下於接见室与苏米亚会面。只是那人表现得和落魄中仍具威严的外貌不同,颤抖的声音彷彿精神病患般织出了那除了经文外一概模糊不清的话语。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啊……呜……啊……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啊……呜……啊……」

  其余四人皆是相同状态。

  国境守备队的报告指出这四人在抵达国境时还可以交谈,不知为何来到基辅就变得疯癫。四人身上也没搜出武器,排除制造混乱的可能。在能够正常谈话以前,她们暂时被安置於个房内。

  卓娅向皇务院强烈要求解释的同时,苏米亚也以同样的内容质问俄罗斯正教会,这次她们总算不用再听见一如既往的装傻答覆。

  「皇务院的资料送来了,最高机密,全部是克里姆林宫对正教会和天主教的调查报告。」

  「这里则是本月正教会对天主教发动的作战简报。」

  「出事了才肯提供资料换取我方信任,真是心寒啊……琵雅,安排两间会议室,叫上葛罗莉亚那群。」

  「是!」

  卓娅所谓心寒并非单指皇务院,还有前任皇务院长伊琳娜。可惜暂时没有机会向对方抱怨,只能先了解这条意外的支线究竟是何情况。

  在与苏米亚进行正式会议前,卓娅先见了葛罗莉亚为首的十六名政务官,她们正是伊琳娜当初硬是塞过来的心腹们。

  『假以时日,你会从她们那里得知克里姆林宫隐瞒的事情。』

  她只希望这些傢伙最好能够给出适当的交代。

                 §

  伊拉克共和国,大不里士租管区,帕尔萨巴德。

 千余名俄军及五千名亚塞拜然军清勦了当地土军和伊军后进驻此地做为基地
  ,然而驻军至今却没有一天得以安宁。伊拉克军队在西线的惨败使得她们将目标放在东线的小股兵力上,即便谭雅舰队的三艘空舰每天从俄罗斯南部前来增援,也无法全天候防范伊拉克部队的袭击。

  最初俄军订下的目标乃是确保此一入口,当土军与伊军在西线消耗的兵力到达预期,即放十万亚塞拜然军队入伊接管大不里士。亚塞拜然方面非常愿意佔伊拉克便宜,但显然她们的部队还担不起治安任务。除了第一波派来协助俄军的部队,后续大军要不是武装率不足,便是妥善率令人心寒的水准,十万名部队仅有一成堪称及格。南方军为此向中央军请求延长三支战队的滞留时间,获准,驻紮任务的时限随之延长。

  对於每天约有六至八小时空援的俄军来说,这项任务并不算困难,不过以守在最外围的亚塞拜然军角度来看,这可是一场防不胜防、天天都会出事的要命差事。毕竟她们的敌人不单是伊拉克陆军,还有不怕死的激进组织。这几天似乎连正规军都当起自杀炸弹客,只为吓跑帕尔萨巴德的佔领者。

  位於帕尔萨巴德中央地带的临时指挥所大楼内,俄军三位指挥官齐聚军情大厅。灰发棕眼的安波娃准将晃着她那翘得老高的右腿,对回报战况的副官嫣然一笑后转身看向隔壁两位同伴。

  「又是袭击……南面,这次换谁出动呀?」

  古斯塔娜上校保持沉着的仪态静候着,她尽量将机会保留给力求表现的另外两个战队。但是在巴格拉季昂战队损伤率居高不下的此刻,她也正盘算着趁米利希娜准将有勇无谋地接下任务前主动争取出击。在准将面色凝重地起身之时,古斯塔娜举手道:

  「由我……」

  「本次任务由巴格拉季昂战队负责。娜姆上校,召集部队。」

  「是!准将!」

  啊啊……先前被拦截了两次,果然学到教训了。准将这回连话都不给人说完就强硬地夺走出击权,真是伤脑筋。

  安波娃用假惺惺的浅笑掩饰内心的幸灾乐祸,目送米利希娜离开大厅后,那张脸立即垮了下来。

  「哈哈哈哈!她可是损失了整整一个小队,还不知死活争着出击呢!你知道一个小队代表什么吗?答案是巴格拉季昂战队四分之一的人力!啊啊──愉快、愉快啊!可悲的巴格拉季昂,你就尽情为了陛下赴死吧!」

  古斯塔娜维持一号表情,不行附议或反对,反正安波娃身旁的副官与护卫都是一个模样,没人搭理主人的谈话时会自动送上迎合之语。不过有一件事倒是不得不趁米利希娜不在时说开。她等到无意义的奉承话结束,便将翻阅至一半的报告盖起搁到并拢的双腿上,对心情正好的安波娃问话:

  「准将,您的心情似乎很好?」

  刷上薄薄一层亮绿松石色眼影的棕眼瞄向古斯塔娜,接着响起帝都贵族式的滑舌调:

  「上校,近卫师内部的竞争丑事还请你装作没看见,一切都是为了让有能之士辅佐陛下呢。」

  「如果是单纯的争功,确实没有我插嘴的余地。」

  「事情就是这样。巴格拉季昂为了跟我队争功,如此不顾部下安危……」
  古斯塔娜十指交扣於报告文件上,静静地颔首。

  「我还是单刀直入地说了吧。安波娃准将,前两天伏击巴格拉季昂战队的,不是敌军或恐怖份子吧?」

  「你──上校,这是很严重的指控。你知道你究竟在说什么吗?」

  古斯塔娜再度优雅地点头。

  「是的,我相当明白。准将您虽然视米利希娜准将为眼中钉,不至於使出此等下三滥手段,很有可能是队上某些激进份子……」

  现场气氛随着古斯塔娜这番话沉寂。纵使大厅内几乎是安波娃战队的人,古斯塔娜仍不为所动地说道:

  「这种事情闹大可就不好了。为防万一,我已安排小队随行,务必替准将揪出危害您威信的老鼠屎。」

  安波娃皮笑肉不笑地颔首道:

  「上校办事可靠,我也放心得多。」

  ──话不投机。

  虽然直到这时才看出古斯塔娜的立场是迟了些,不过事情可不会就这么结束。安波娃派出的刺客还混在军纪涣散的亚塞拜然营地内,古斯塔娜不可能随时看着巴格拉季昂战队的每个人,只要继续施以伏击,该战队士气就会遭受更大的打击。
  不需过半。

  即使只有轻微伤亡也好,只要伤亡次数一多,人数本来就不多的巴格拉季昂战队必然崩溃。届时就算她们获得人员补充,整体战力也会被往下拉到不足以担当一级命令系统部队的水准。

  也就是说……纵然这古斯塔娜半路搅局,近卫师的下一任师长也已经有如探囊取物。

  思及至此,就算是越看越碍眼的女人,在其面前心情也能飞扬无阻。

  安波娃晃了晃略麻的腿,轻轻地笑了出来。

                 §

  伊拉克共和国,大不里士租管区,阿哈尔郡。

  罗斯托夫军打下大不里士在内的西半部至今,始终未有朝东面发兵的迹象,仅仅是佈下炮阵轰炸土耳其军及伊拉克军的阵地,唯一一次大动作还是为了防止土军朝西北方向展开的突围作战。当这场行动迅速落败,罗斯托夫军相信她们已经打垮了整个土伊联军,并开始着手规划打通大马士革的路线。

  东大不里士邻近西线的城镇几乎遭到炮击夷平,难民与逃兵涌进阿哈尔郡以东之地,再过去的城镇则是正被俄罗斯中央军的三支精锐部队佔据。北有俄军势力、南接伊朗国境,败战之军的活动范围逐渐缩小,断粮断水之下不断有小部队向俄军输诚。

  就在阿哈尔郡一座偏僻的村子,指挥土军突围失败又遭到连日轰炸的齐娜儿上将狼狈不堪地带着所剩不多的部队避难至此。迎接她的却是彷彿猜知其后退路线而置身此村的露苏丹三世。

  「恭喜上将,这一败,俄方肯定相信安那托利亚军名存实亡!」

  齐娜儿额间那夹着沙尘的皱纹不悦地皱得更紧,几乎就要给那位待在阴凉处乘凉的客将参谋长迎面一拳,但她最终还是忍耐住,怒气沖沖地来到露苏丹面前厉声质问:

  「你这傢伙!叫我带一万人突围,结果三线都被炮阵打得支离破碎!你根本没收到卫星图对不对!」

  年纪略长於齐娜儿的露苏丹扬起淡笑颔首,对人就快要爆发的齐娜儿解释道:
  「以总统与总理为首的决策群可是趁我们离开本国时展开肃清,没理由会提供任何可能让我们回国的援助吧。」

  原以为会得到像样点的辩解,没想到竟然如此直白。齐娜儿简直是气疯了,一把揪住露苏丹的衣领怒吼:

  「你明知如此,为何叫我带部队突围!我方兵力已经不多,竟然还为了打一场盲仗白白送上数千条性命!」

  露苏丹依然维持那副平心静气的模样回答:

  「仗,是我要你打的。而局,你替我佈好了。」

  「啊?我佈了什么局?」

  「连日败仗,逃兵者众,很多士兵承受不住,随本地难民逃往地下避难所。
  这些避难所多为两伊战争及恐怖主义盛行的年代所建,有些互通,有些没有,因其数量实在太多,连美国当初横行西亚也没能算出个概略。「

  「妈的,给我说重点!」

  「上将需知,俄军可以透过卫星推算地下避难所进出的人数,却无法看清穿着军服的是兵还是民。也许,她们会认为我方过於无情,驱赶民众,佔据避难所……」

  这一说,混沌了十多天的脑袋忽然舒服地曝晒在曙光之下,齐娜儿从这番话推敲出令人心情愉快的结果,但是紧绷的表情尚未跟上翻转过来的心情,仍僵着一张脸面对露苏丹那富有余裕的浅笑。

  「如果后方各队都按调度走,我军藏身地底的部队尚有三万……而其中的六分之一已越过俄军,去了里海。」

  「里海?」

  「您还记得,过去我曾短暂佔据亚塞拜然吗?」

  「记得。」

  「当然,俄军强大,我的军队很快就败下阵来……只是,败阵之际,不忘在里海以南设下伏兵。」

  「什么……!」

  露苏丹这番话构成的影像越来越清晰,齐娜儿甚至不经意地松开揪住对方的右手,就这么看着露苏丹好整以暇地环顾四面军官。

  「西线的俄军正等着接收我军降兵,放逃兵离去正好迎合她们的口味。东线那几千个执行特种作战而非佔领任务的俄军才是机动主力,但是她们兵力已经单薄,不会再散成小队、在伊军面前大胆地进行地毯式搜索。」

  一度因为接连败仗而被齐娜儿甚至幕僚们所唾弃的参谋长敲了记响指,正对着齐娜儿说下去:

  「然而当俄军真正佔领此地时,其主力已经南下至大马士革甚或耶路撒冷。俄军主力顶多指向摩苏尔及巴格达,大不里士想必会是盟军那些二线部队来打理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俄军兵员不足呢?故我军便可趁其与联军僵持,经里海偷袭亚塞拜然首都……只要您在巴库登高一呼,大不里士就会群起反抗,本国也将会挟持沸腾的民气再度兴兵。」

  众人听得哑口无言,彷彿再多的疲惫都比不上这位客将暗地佈下的策略,而她们浑身都因此受到震慑。

  只见露苏丹眉头忽地一皱,浅笑扬成了好胜的笑意。她面朝北方天际,迸出了满怀怒火的乔治亚语:

  「莫斯科的玛丽安娜啊,当年你以多欺少,我败得无话可说。现在你的女儿用更少的兵力挑起更广阔的战场,老娘就来好好给她上一课!」

                 §

  三月下旬,土耳其世俗派代表四十个省份向俄罗斯南方军求和,教权派则代表二十五个省份否认求和、挥军攻打世俗派所控制的省份。俄方允诺与世俗派上谈判桌,各战线攻势却持续到四月七日方才停歇。受到内战拖累的土军东线全面溃败,俄军在两周内连夺十七个省,革命卫队也趁机攻佔萨卡里亚。当世俗派代表前往俄军阵中进行协商,实际上等同於送降。

  四月八日,为时仅四十分钟的谈判落幕,土耳其世俗派等三十个省份投降,另十七个由教权派支配的省份继续抗战。俄罗斯南方军预备将领预定前往安卡拉协助组织土耳其维和部队,以夺回被教权派等叛军所佔据的领土。

              《第四章完》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